NEWS

源于成都 走向全国 “农家乐”升级从艺

2018-11-05

  说起徐纪元,四川乃至全国搞乡村旅游的人,都是有所耳闻的。1996年9月,同志走进了农科村徐家大院,徐纪元很荣幸成为陪同人员之一,截至目前,已先后有6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到访徐家大院,徐纪元也颇感荣光。虽然近年来,“农家乐”在成都如雨后春笋般发展了起来,更是衍生出“藏家乐”、“艺家乐”等,但“徐家大院”的“江湖地位”至今也无法撼动。按照徐纪元的话来说,这是一个时代变迁的标志。日前,本报记者再次走进徐家大院,听徐纪元讲述“中国第一家农家乐”的成都演绎。

  近两年,听说了“艺家乐”的兴起,我专程去看了一道,确实很新颖,生意也很不错。我认为,这是“农家乐”这一主题的深层次演绎,也是乡村接待旅游这一市场多元化的表现,更是我们成都旅游市场竞争力日益提升的表现,值得赞扬,希望越来越好!

  天府之国,休闲之都。以“农家乐”为代表的乡村接待旅游,在“徐家大院”取得成功后,如雨后春笋般疯长了起来,但随之而来的游客流失,同质化严重的问题逐渐浮出水面,源于成都 走向全国 “农家乐”升级从艺成为制约其发展的重要因素。但聪慧的蓉城人却在发展的过程中,演绎出“艺家乐”等不同版本,让这一原本逐渐冷却的市场再度火爆了起来。这是避免同质化现象的“活力贴”,也是刺激天府之国农家乐升级换代的“强心剂”,更是创新思维下历史发展的必然趋势。顺势而为,则大有可为。

  在同村老一辈的人看来,徐纪元从小就比较“活络”。1976年,徐纪元偷偷骑自行车到成都卖掉了房前屋后扦插的一批万年青树苗,获得了人生第一笔“巨款”:300多块钱。

  也正是这300块钱的“巨款”,让徐纪元发现了苗木市场的机遇。“当时我在成都碰到一位70多岁的老花工,他告诉我南天竹在未来一定能受欢迎,听了他的话,我马上就行动了起来。”徐纪元回忆着告诉记者,当时,他动员整个生产队帮他采摘南天竹,“花了120块钱,拉回来两拖拉机小苗,一半卖了,一半栽在自家。”徐纪元说,正是这“白赚”的一半南天竹,让他在1983年分田到户时有了“资本”。

  徐纪元告诉记者,拿着分到的8亩地,他全部种上了南天竹,因为整个城市绿化的需求,徐纪元的南天竹无论是成品苗还是半成品,都成了抢手货,“不用出县,就被抢完了。”就这样,靠着单枪匹马尝试种植苗木,徐纪元也成了“出了名”的苗木商人。

  挣到钱的徐纪元,和很多农民一样,开始了谋划人生的第一件“大事”——-翻修房子。在旧宅基地上建起了一套典型的川西民居,品字形平房,青瓦白墙,共13间,而且在新房前面精心修了花台,摆放盆景花草,房子四周则遍植园林树木,郁郁葱葱。“面积大、环境好,很多街坊邻居,甚至外区县的人都慕名而来参观。”说起第一代“农家乐”的诞生地,徐纪元至今得意。

  每有参观者前来,热心的徐家媳妇些总是会弄几个拿手的小菜招待,但时间长了,家里人忙里忙外也有些吃不消。“后来,在政府允许下,对前来吃饭消遣的游客,开始陆续收取部分就餐费用。起初,只是做点豆花之类的简易餐,一人一天收费三五十元,吃住全包。”徐纪元告诉记者,后来随着参观吃饭的人越来越多,他突然想到,“何不利用新房的知名度来搞点接待呢?既可以参观,还可以吃饭赏花。”

  徐纪元和他的“徐家大院”线年的几篇新闻报道。当时的《成都晚报》(即现在的《成都日报》)以“鲜花盛开的农科村”为题,其中一篇配图报道了徐家大院。农科村和徐家大院一时间火爆了全国。“这份报纸,至今还装裱珍藏着。”在采访时,徐纪元向记者展示了这一被他视为珍宝的历史见证。

  徐纪元回忆着告诉记者,那时候的徐家大院,丝毫不亚于现在的旅游景点,每天前来参观的游人多如潮水,光接待人员都要好几拨。

  “起初,都没个名字的。”在采访时,徐纪元给记者讲述了“农家乐”这一称谓的由来。1992年,郫县望丛歌会期间,省里一些老领导、民俗专家以及成都市旅游局带外宾到农科村参观,建议继续加大发展这种乡村民俗旅游,原四川省领导冯元蔚当场为徐家大院题写下“农家乐”字幅,这种乡村旅游从此得名。此时,整个农科村已有近40家“农家乐”,而这其中,徐家大院无疑是其中翘楚。

  原来,看到徐家大院成功的村民们,很快也开始了“复制”模式。村民一起办起了乡村旅游接待。徐纪元告诉记者,最早办“农家乐”的几家人,仅招待一项年收入就已有三四十万。“也正是这样的利润,吸引了很多外来学艺者。”徐纪元说,那段时间,整个成都,“农家乐”有了疯长之势,彻底点燃了成都乡村接待旅游,使之成了很赚钱的一个行当。

  从徐纪元的徐家大院到如今遍地开花的乡村“农家乐”,也见证了成都乃至全国乡村旅游的发展。根据成都市旅游局和西南财大去年7月联合发布的成都首份乡村旅游专题调查报告显。

相关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