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

酒店宣布:“大家不用心急

2018-09-04

  十七渡大桥北洪水冲垮,通往野山坡的道路在此完全中断,一些90后志愿者步行过河为当地留守的人送食物和饮用水。十一渡附近的一处停车场了停放了几十辆被浸泡的车辆在等待救援。十一渡景区的主干道桥梁被冲垮。一位老人在桥边的废墟中寻找物品。2012年7月25日,北京,十渡没死一个人。洪水之后,给十渡留下了1033间的倒塌和损坏的房屋,被摧毁的堤埝87万延米,29.34公里的区级路断路,25公里的镇级路断路。受灾人数达2300户,8200人,经济损失5.79亿元。记者在十渡现场目击众多村民家园遭遇损毁,但却没有一名村民被洪峰冲走,也没有一名游客落难。面对60年一遇的暴雨和3300立方米/秒的山洪,这里没死一个人的“奇迹”——如果也算奇迹的话,它背后的逻辑是什么?连日来,记者一直在找寻这个问题的答案。大救援:抢在第一时间“抢在洪峰之前”——这是记者在十渡经常听到的一句话。前头巷桥是十二渡附近的一座断桥,桥身被拦腰冲断,桥面石板被掀翻。21日当晚8时左右,有消息传来说220多名游客困在桥对面的龙岗山庄。水位已经漫过小腿,洪峰不知何时到来,20多名抢险队员火速赶到这里。十渡镇居民小艾拍摄了雨夜大营救的过程。视频画面里,游客们正冒雨牵着绳索匆匆徒步而行。可以看到,有的抢险队员背着老人和残疾人。小艾告诉记者,十渡镇政府出动了附近的公交车,“孩子抱着,老人背着,200多人牵着300米长的救援绳涉水而行,抢在了洪峰之前转移了。”接着,公交车直接送他们到附近的十渡卫生院休息,并发放了水和食品。被转移的游客中,相当一部分是私家车主。在一片废墟的龙岗山庄,从河北来的私家车主穆子飞在停车场找车。他说,自己当时是去野三坡的施工现场,“张涿高速那里塌方了,走不了就住在龙岗山庄了。”穆子飞从车底下掏出大堆的污泥、树枝、杂草,其中还有两条死鲟鱼,味道恶臭。“及时转移对不对?”记者问。“对,那是相当地对!”穆子飞嘿嘿笑着。旁边另一位从北京城区来的私家车主张先生告诉记者,这捂在泥里的好几台车都是他们的。“本来我们住在十八渡,下午停电说一会儿来,到下午4点还不来电,我们就想走。走到这里,桥已经断了。正好看这儿有住宿的地方,就把车停这儿了。”“我们一起光孩子就9个,半夜里就看着大水已经涨到第一间房附近,不行了。到晚上9点半,政府来人用大喇叭喊,必须撤!……你得说这里的政府还真是不错!拉着几百米长的绳子,还用大巴车来接。”张先生越说越带劲。在龙岗山庄220多人大营救的同时,当夜,大救援、大转移在各个渡口附近上演。被困游客:一天的生活22日凌晨5时,拒马河3300立方米/秒的洪峰抵达。与大救援的惊心动魄不同,更多的十渡人和当地游客是在梦乡中度过了洪峰来临的时刻。不仅如此,在七渡,滞留在龙锐山庄的227名游客,体验了一回“生活”。山庄酒店的工作人员江海向记者讲述当时的情况:“21日那天光是下大雨,一直没停。但河面的水一点儿都没变。”尽管如此,度假村工作人员预计会有连天大雨,就开始自己做准备。“因为十渡很多年以前是漫水桥,一下雨很容易就把客人阻隔了,所以特别注意这种事情。”江海说,1996年,就出现过游客在度假村滞留数天,且粮食和饮用水供应不足的情况,所以以后就长了经验了。“当时我们粗略估计,如果连游客带员工300多人,大家均分的话,可以完全保证一周的饮用水和食物不中断。”江海介绍,龙锐山庄是十渡地区第一家大型酒店,前身是一家培训中心。“生活”的决定是21号晚上8点多做出的。江海回忆,当时已经断路、断水、断电。酒店储水罐还有十几吨,煤还剩够用一周的。饮用水方面,4升的矿泉水100多桶。小瓶装的有50来箱,还不算各种饮料。但因为不知道断路、断水、断电的情况会持续几天,酒店决定采取平均+免费的措施,做好应对大灾的准备。22号早晨,225名游客用餐的时候,酒店宣布:“大家不用心急,午餐免费提供,饮用水免费提供,休息场所免费提供,直到灾情过去。”但有限制。一是大家不能自取食物,由酒店工作人员来分餐。二是饮用水只供应开水。“每个人只能拿一个杯子,喝完再取。”江海说。同时,矿泉水一瓶也不卖,主要是为后期最急需的时候提供。“多少钱都行,卖给我就行。”有客人过来掏钱,要买好几箱,结果直接遭到江海的委婉拒绝:“这个水,是留给应急之需,卖给你们,将来就可能有人喝不到水。”酒店准备了两个供水点,每个供水点儿30个暖瓶,打好了水藏起来,怕有人急眼了抢水。就是喝开水,也只能一人拿一个茶杯,拿热水壶也不行。有一个人去,就有好几个人跟着排队。江海说,就怕造成不良的心理作用。“吃饭的时候,我们说大家一定要节约粮食,今天浪费的这一口,很可能就是今后你吃不到的救命粮。”江海说。听到这句话,一个客人看着餐盘里剩下的半个馒头,赶紧塞进了嘴里。由于出门20米就是洪水,21日当晚,度假山庄下了死命。

相关文章